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音天地

纵有千般事务,万种缘由,莫如放下一日,出离尘世,与友辈暂享赏心乐事。

 
 
 

日志

 
 

2007年6月24日  

2007-06-24 21:13:46|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莎翁故里

 
      谁是莎翁,当然是莎士比亚。之所以叫莎翁,可能是后人出于尊敬,或者为了说起来顺口,到底少俩字了。其实莎士比亚死时才52岁,按照现在的说法,属中年人也,或叫老莎。
      莎士比亚出生在英国中部埃文河畔的斯特拉福镇。莎士比亚在世时,那里没有名气。莎士比亚死后,逐年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去朝拜他的故居。如今斯特拉福镇已经是游人到英国必经之处。
      莎士比亚18岁时结婚,不到21岁,已有了3个孩子。他的妻子比他大8岁。女大三,抱金砖,那是中国的说法。莎士比亚对自己的婚事常常感到遗憾,在他的作品中曾说:“女人应该与比自己年纪大的男子结婚”。为当今老牛吃嫩草留下了引经据典的文学根据。
      22岁那年,莎士比亚随一个戏班子到了伦敦,并找到一份为骑马的观众照看马的差使。  莎士比亚头脑灵活,口齿伶俐,工作之余,还悄悄地看舞台上的演出,并坚持自学文学、历史、哲学,以及希腊文和拉丁文。当剧团需要临时演员时,他跑跑龙套。他出色的理解力和精湛的演技,使他不久就被剧团吸收为正式演员。
       那时候,伦敦的剧团对剧本的需要非常迫切。一个戏要是不受观众喜欢,马上就要停演,再上演新戏。莎士比亚在坚持学习演技的同时,决定也尝试写些历史题材的剧本。27岁那年,他写了历史剧《亨利六世》三部曲,剧本上演,大受观众欢迎,他赢得了很高声誉,逐渐在伦敦戏剧界站稳了脚跟。1595年,莎士比亚写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上演后,观众像潮水一般涌向剧场去看这出戏,并被感动得流下了泪水。从此,莎士比亚名扬伦敦。
       1599年,他的两个好友为了改革政治,发动叛乱,结果,前者被送上绞刑架,后者被投入监狱。莎士比亚在悲愤不已,倾注全力写成剧本《哈姆雷特》,并亲自扮演其中的幽灵。在以后的几年里,莎士比亚又写出了《奥赛罗》、《李尔王》和《麦克白》,它们和《哈姆雷特》一起被称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
      1616年莎士比亚生日那天因病去世,葬在家乡的圣三一教堂。在他的墓碑上刻着这样的碑文:
“看在上帝的面上,
请不要动我的坟墓,
妄动者将遭到诅咒,
保护者将受到祝福。”
(Good frend for Jesus sake forebeare,
to digg the dust encloased heare,
Bleste be ye man yt spares thes stones,
And curst be he yt moves my bones)
    莎翁死时,在家乡还没有名气。凭着这个碑文,没人敢动他的墓地,生怕受到诅咒。使他的墓碑至今仍然是最靠近教堂祭坛的,也是最接近上帝的墓碑。 到了莎翁故里,不恋名人,乡间风光也很令人心旷神怡。不啰嗦了,看图吧。


Image 

 

莎士比亚剧场,当然是后人建的了。
Image

 

 

 

 

 

 

 

 街景。莎士比亚时代的建筑,现在是莎士比亚旅馆。


Image

 

  莎士比亚出生的房子。以后的名人来朝圣时,喜欢在窗上刻下名字,其中有狄更斯、马克土温等。该房子的原来的房主,曾经以3000英镑将其拍卖,被莎士比亚基金会拍到。


Image

 

  院子里有个很小的花园,当然不是原样了。


Image

 

莎士比亚发财之后,曾在这里建了新居。


Image

 

新居附近的大花园。


Image

 

 大花园的街景。


Image

 

 河边景色,远处的教堂是莎翁最后的所在。


Image

  


一座老桥。


Image

  

 莎翁的坐像,是从别处搬过来的。


Image

 

  哈姆雷特的雕像


Image

 

 圣三一教堂,莎翁安葬于此。

Image

 知道为什么这里挂美国旗吗?这个房子是哈佛(就是哈佛大学创始人)他祖母住过的。

 

                                                 欧洲门环有讲究
作者:英国人 埃德温 希思科特

 芬兰建筑设计师尤哈尼 帕拉斯马(Juhani Pallasmaa)称门柄是“与房屋的握手”。建筑设计可能是最有“形”的艺术,但在这种艺术中,视觉却被给予特殊地位——建筑师谈论光线、空间、投影、厚重感、虚无感,但很少讨论质地和重量,以及某物的手感和它对身体施加的影响。

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事:十年前,我建立了一家五金制造厂,它让我明白金属器具赋予了我们与建筑本身进行身体接触的体验,这种体验本身并不多见。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居所仅采用批量生产的标准化产品,这只能让我们了解到一点儿、甚至根本不能了解人们使用建筑的方式,以及从一个空间转换至另一个空间的仪轨和内涵。

房屋前门的图腾是门环,它宣告客人的到来,并使得来访者与建筑产生接触。最古老、最熟悉的设计之一是可能握着球体的一支手,人们可以用此球敲击门板。帕拉斯马可能是错的,与我们最先握手的是门环。门环可能是一只狐狸或狮子的兽首,但它更可能是某种建立在现成的几种经典款式上、不恰当的抽象组合。这种最发自肺腑、最具仪式性动作的含义却经常因为一个轻薄且设计很差的各种形状的结合体而打折。

如果这是你家,你可能会用钥匙开门。这个动作明显包含了性的含义,就像推开房门进入子宫一般的房屋(事实上,信箱的概念也是如此)。然而,这种最具象征意义的动作却很少得到建筑设计的关注——这看起来像一个错失的良机。

漫步穿过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金属制品艺术廊,它所展现的是许多几乎无法想象、经过精致雕琢和加工的钥匙。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这些钥匙曾是仪轨中的神物,表达了内容的宏大,戏弄以及快乐。

进入屋内,门就只有门柄了。你在屋内的行进是被一系列的“握住”和“转动”所定义,这是除了楼梯扶手以外,你与房屋内部事物接触的唯一时刻。最古老的装置是一个指按门栓,它在美国仍很普遍,在文艺复兴后遍地都是门柄的欧洲却不多见。

基本的木质门柄是由一块实心木头制作而成,其制作方式预示着它的用法,以扭转的方式开门。接触门柄所需的特殊动作——“握”,迫使你与该物体产生一种亲密的联系。每位门柄使用者都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较老的门柄被几千双手上的油渍打磨光滑且颜色变暗。

后来的门柄是金属质地,最复杂的是来自法国宫廷的款式与伟大金匠的压花作品相当。复杂的装饰性图案将书卷和天使脑袋的痕迹浅浅地印于你的掌上,把整个建筑拓在人体的最敏感部位。门柄最初被安装在弹簧锁上,门锁与门柄同样精美;后来到了19世纪,门锁被包裹在厚厚的门体中,露出的只有门柄。大约在同一时期,已经发明了几个世纪的搬把式门柄开始流行,特别是在欧洲。现代派因其工具般的功能主义而欣喜不已。沃尔特?格罗皮乌斯 (Walter Gropius)在1923年的设计可能已经成为鲍豪斯建筑学派最为普及的产品——一个看似简单的物品将圆柱体手柄的圆形和方形以及方形颈状部位和铺首以柏拉图式的完美结合起来——它仍然是现代派最不朽的作品之一。

然而,对现代门柄影响格外巨大的是一位哲学家,虽然这点值得商榷。学习过工程设计的路德维格?维特根施泰因(Ludwig Wittgenstein)在维也纳为姐姐设计房屋。他被管子折服,并用弯曲的金属管制作了一个门柄,门两侧的门柄则不同。这暗示着对不同空间区别的一种认可。这种无处不在的弯曲门柄将建筑设计最具象征意义的动作变成了一种机械功能。

埃德温 希思科特是英国《金融时报》建筑设计评论员及建筑五金制造商izé的创始人


                                                像对冲基金一样投资艺术
 
Matthew Vincent

 
如果说艺术模仿生活,为什么“高雅艺术”经销者要过这么久才开始接受过着“高雅生活”的人的做法?简言之:为什么艺术商人不能像对冲基金管理者那样行事?

这个想法是在听到两个颇具对比性的艺术交易之后冒出来的:估价约2000万至3000万英镑的马奈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a Palette”以及预定价1英镑的桑德斯(Tom Saunders)概念艺术作品。

马奈的作品落款于1878年,作为仅存的两张自画像之一,被认为是其保留在私人藏家手上最重要的作品。画作于6月在伦敦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派艺术作品拍卖期间出售,最终以略高于预估底价的2200万英镑售出。之前根据《纽约时报》所透露的数字,如果拍价低于预估底线,作品的主人就需承受600万英镑的损失。

至于桑德斯的作品,目前甚至还不存在。桑德斯是坎伯威尔艺术学院的毕业生,他通过伦敦murmurART画廊所出售的是他今后十年作品的购买权,价格为1英镑。不过实际买下这项权利的费用将是2000英镑,是英国律师事务所Ferguson Solicitors认定的“期权”合同价格。

像投资多数伟大作品一样,这样的生意背后也藏着“黄金”。一手促成桑德斯案子的Ferguson的律师鲁帕特?比克劳夫(Rupert Beecroft)说,这算得上是第一宗艺术衍生产品交易。去年英国企业家James Layfield以10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他日后终身收入股权的10%,不过那更多是私募股权而不是“期权”交易。

比克劳夫认为桑德斯的案例属于后者:“那就像期权交易。履约价是1英镑,期权金是2000英镑,不过你的权利将在10年后到期。”合同还涉及一些细节问题,例如:桑德斯哪些未来作品可供“选择”;如果到2020年桑德斯已不再是艺术家,事情将如何处理。比克劳夫说已经有两个投资人对此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与此同时,在苏富比出售马奈作品的艺术投资商则是个深谙期权、期货和其他金融衍生产品经营之道的人:史蒂夫?科恩(Steven A. Cohen),对冲基金公司SAC Capital Advisors的创始人,其资金规模达160亿美元。不过这位对冲基金好手的兴趣并不在艺术衍生产品。他更热衷于艺术品本身的交易,经常出没于各大市场行情敏锐的拍卖行或是某些常爆戏剧性事件的私人售卖场合。例如他曾经从拉斯维加斯酒店经营商Steve Wynn手上以3500万至4000万美元购得马奈的自画像,也取消过与Wynn的另一宗价值为1.39亿美元的交易—毕加索的《梦》(Le Rêve),原因是对方不小心把胳膊肘支在了画布上。如果他一直进行衍生品的买卖,盈利或许更容易些。

另一个对冲基金管理者倒是貌似兼顾了两者。总部设在巴黎的对冲基金公司Quant Hedge首席运营官维克多?雷布里顿(Victor Lebreton),其另一重身份是艺术对冲基金(Art Hedge Fund)的总裁兼投资经理。该机构的业务包括外汇交易与“有关文化创新的艺术与艺术衍生品”投资。

然而无论法国的艺术对冲基金还是Ferguson Solicitors都无力刺激足够的活动来创造一个类似期货市场的局面。艺术商、基金管理人士以及股价指数汇集机构首先必须联合起来才行。

爱丁堡大学商学院的拉雷夫斯基(Olivia Ralevski)指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要创造一个‘真正的’艺术对冲基金,艺术衍生产品作为 ‘潜在能量’必须培育起来,”她说,“我设想了一个‘艺术总收益互换’模型,能保护投资者在艺术市场运作中免受伤害。”

理论上,艺术衍生产品能为市场带来更大的流动性和效率,这对投资者和收藏家来说意味着潜在的成本收益。“艺术衍生产品能提供更简便的方式来管理艺术投资的风险与回报,从而可能对艺术市场产生革命性影响。”拉雷夫斯基说。

如果2000英镑的期权合同到期时你颗粒无收,至少可以把它裱起来—对于不着边际的概念艺术,你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4m                       中日领土争议溯源
作者:英国戴维 皮林

YouTube上看似不应受追捧的热门视频,是一段有关一艘小渔船的40分钟短片。逾150万人(主要在日本和中国)观看了发生在海上的这一幕,仅略少于登录该网站观看另一段40秒视频的人数——后者观看的是一只名叫泰森(Tyson)的小狗玩滑板的视频。

短片中的这艘中国拖网渔船,是9月一起事件的焦点——该事件使得中日关系降至2005年以来的冰点。上周泄露的这段短片,意在展现一艘中国渔船在钓鱼岛周边水域撞击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艇的画面。钓鱼岛在日本被称为尖阁列岛(Senkaku ),这些岛屿无人居住,但中日两国争夺激烈。这一段视频的泄露,再度点燃了围绕日本拘捕中方船长时间的争议——此次事件引发了中日外交角力。由于中国政府施加了强大的政治压力,日本检察机关以担心中日关系为由释放了中国船长,没有对其提出起诉。

该视频的泄露,似乎是为了支持日本的说法:即该国别无选择,只能在本国控制的岛屿附近,拘捕故意冲撞日本舰艇的中国渔船船长。中国政府始终否认这艘渔船主动挑衅,尽管许多中国网民正是因此而把船长奉为英雄。

日本政府释放船长,显然是一种退让,这在日本国内引发了强烈反响。甚至日本最开明的主流报纸《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的主编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也悲愤地发表了一封信件,谴责中国政府的举动。“如果中国继续这么做,我们日本人将准备与中国进行长期斗争”。

通常温文尔雅、会讲汉语的船桥洋一强烈抨击中国政府采取的报复性措施,包括中方否认的对日出口稀土禁令。他预言,事实将证明,对日本而言,“尖阁列岛冲击”(Senkaku shock)要比1971年的“尼克松冲击”(Nixon shock)强烈得多——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在日本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中国恢复了正常邦交。

这些小岛的归属权究竟为何引起如此大的争议?的确,这里涉及到一些存亡攸关的重大战略问题。东中国海附近海域盛产鱼类,石油和天然气储藏可能也非常丰富。它们还毗邻重要的航道。但是,要想真正弄清楚这起争端的本质,人们需要回头看看历史——这种情况在亚洲非常普遍。

中国政府宣称,这些岛屿自明朝(1368年-1644年)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当时的国际地图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国政府看来,钓鱼岛是台湾的一部分——中国在1894-1895年的甲午战争中战败后,台湾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因此,当日本在战后放弃台湾时,也应该就放弃了这些岛屿。

而日本的说法则完全不同,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日本表示,它在1885年勘察了尖阁列岛(钓鱼岛),证实它们“无人居住,且没有曾处于中国控制之下的任何迹象”。日本表示,这些岛屿不是台湾的一部分,而是冲绳岛的延伸,因此在1971年回归日本无可厚非。

对于哪一方的法律主张更有力,我不发表意见。但我怀疑这涉及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在西方人将枪炮和鸦片带到东亚地区之前,国家政府的观念尚未完全确立。韩国首尔国际关系专家Min Gyo Koo表示:“当时,人们实际上还没有主权观念,而只是宗主观念。”他表示,不言而喻,中国当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文明国家,因此,它获得了周边王国的朝贡,比如琉球国(Ryukyu)——后来被日本兼并后,成为了冲绳群岛。

研究中国的历史学家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这样描述中华帝国与尖阁列岛/钓鱼岛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在现实中对一个岩石丛生的岛屿行使主权,这样的事情并不重要。只要人们人们承认中国体制的固有的优越性,就足够了。”

关键在于,最全面地吸收了欧洲的主权和政府观念的国家是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推翻了半封建的幕府,建立了议会体制。它同时接纳了西方的观点: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就必须获得控制权。这促使日本开始了地区扩张主义的悲剧性运动。

中日两国政府从不同角度看待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中国将自身对钓鱼岛的领土主张,视为一个更广泛使命的组成部分:让东亚地区恢复到西方(及其日本“继子”)搅局之前的状态,从而纠正历史性错误。对中国政府而言,此次纠纷(以及南中国海的其它类似纠纷)不过是洗刷150年屈辱历史行动的一部分。相反,日本政府把中国的日益自信,视为对其自二战结束以来建立的法律和行政标准的挑战。在日本看来,这是个法律问题;而对中国来说,它事关尊严。目前尚不清楚怎样调和这两种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