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音天地

纵有千般事务,万种缘由,莫如放下一日,出离尘世,与友辈暂享赏心乐事。

 
 
 

日志

 
 

全球富豪造就豪华伦敦 各类高消费活动令人瞠目  

2008-03-28 08:03:2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富豪造就豪华伦敦 各类高消费活动令人瞠目

 

美国《华尔街日报》11日发表专栏文章“全球富豪造就豪华伦敦”,介绍全球富豪在伦敦的奢华生活,以及他们对伦敦这座城市带来的影响。当地的各类高消费活动也令人瞠目。现将原文摘要如下:

 

乘坐私人飞机到东欧办完公事回到伦敦后,托尔·比约戈夫森(ThorBjorgolfsson)喜欢用他那辆AstonMartin老式敞篷车载着一家人到牛津郡的别墅去过周末。

 

而平时他喜欢司机用那辆银色的Maserati带着他在市里转悠。

 

这位40岁的冰岛富翁经营着一家私人资本运营公司,他的生活方式代表了眼下伦敦的一个显著潮流:有钱的外国人纷纷移居伦敦。随着他们的到来,花花的银子像水一样流入这里的街区、公司、餐馆和艺术圈,慢慢改变着这个城市的面貌。

 

美林公司(MerrillLynch)Capgemini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目前欧洲的高身价人士,17%生活在英国。高身价人士指的是金融资产(私募股权、股票、债券等)超过100万美元的个人。这群人的数量正呈上升趋势。去年,英国高身价人群的数量猛增8.1%,达到484580,比德国和法国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Times)公布的年度富豪榜上,英国的前十位富人中只有三位是英国人。最富有的两位分别是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的印度裔首席执行官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Mittal)和俄罗斯石油大亨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Abramovich),前者在伦敦的宅邸就花了1.41亿美元。据英国地产公司SavillsPLC估计,去年伦敦中心区售价800万美元左右的房子,约有65%都是被非英裔人士买走的。

 

潮水般涌入伦敦的金钱折射出的是财富的全球化。俄罗斯、印度、中东和欧洲的新富人群,他们当中有很多都选择到伦敦生活。低税率、历史渊源和地理位置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使得这个城市对那些在东欧、亚洲和中东做生意的人充满诱惑力。

 

对于那些声称自己的真正居住地不在英国的外国人,英国只对他们在英国赚取的收入或带到英国的财产征税,而英国境外的资产则无需缴税。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则对生活在美国的居民的全球收入进行征税。

 

很多有钱人选择定居英国是因为考虑到时差问题。英国的时间与美国和亚洲都相差不大,因此在这里生活不论到亚洲还是美国做生意都很方便。随着开拓市场变得越来越重要,这种便利性是关键的考虑因素。从事保加利亚和捷克企业股份买卖的比约戈夫森谈到,从伦敦前往东欧办事非常方便,“从伦敦出发,不论到哪儿,三、五个小时都能到。早上走,当天就能回。”

 

历史渊源是富豪们选择伦敦的又一原因。印度裔富豪阿甲·格亚尔(AjayGoyal)在好几个城市安家,包括华盛顿、德里和莫斯科。格亚尔说,“来自印度、西印度群岛和非洲大部分地区的人很自然会选择伦敦”,因为这些地方跟英国有历史渊源或者曾是英国的殖民地。

 

伦敦目前正和纽约竞争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致力于宣传纽约金融中心地位的非盈利组织Partnership for NewYorkCity对伦敦的成功表示认可,最近他们聘请了一位英国人来掌管他们的新办事处,新办事处的宗旨是保持纽约在金融服务领域的竞争力。

 

伦敦的财富来源广泛,既有俄罗斯寡头、印度亿万富翁,也有欧美金融家和阿拉伯石油巨头。分析人士指出,这种情况将有利于缓冲经济下滑的影响。伦敦房地产市场继1998年亚洲和俄罗斯金融危机及美国911事件后有所降温,但很快便重振雄风。

 

广告眼下,种种迹象表明新财富正在席卷伦敦。想想海德公园一号(OneHydePark)就知道了:这座建筑预计2010年完工,届时将雄踞海德公园之侧,距哈罗斯百货(Harrods)也仅数步之遥。里面将设有泳池、影厅,招待服务由附近的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Orientalhotel)提供。大楼还有四套顶层公寓,最近每套的售价为1.63亿美元。

 

随着私人飞机数量的倍增,伦敦近郊的Farnborough机场正设法寻找足够的起降空间。佳士得拍卖公司(Christie"sInternationalPLC)的艺术品拍卖会也连创成交价新高。佳士得欧洲业务总裁居斯·皮卡南(JussiPylkkanen),以往伦敦拍卖行平均每次的拍卖额大概是纽约的30%,而现在这一差距正逐渐缩小。

 

皮卡南说,在最近一次拍卖会上,两个俄罗斯人竞拍同一幅油画,他们从座位上跳起来,冲着拍卖员高声叫价。佳士得正在招聘更多会说俄语和德语的销售人员,竞价牌上的货币名也增加了卢布。

 

弗雷泽·唐纳森(FraserDonaldson)是伦敦中心新开业的Crystal夜总会的经理,他说有位中东客人最近一个晚上在那儿消费了216,400美元。这位客人点了几十瓶香槟,其中包括一瓶装在白金盒子里的价值1.94万美元的DomPerignon。此外,他一次就点了两盒Jeroboam,每盒有四瓶价值6.12万美元的Methuselah,每瓶Methuselah相当于八瓶Cristal香槟,需要两个人才能抬得动。

 

创建于1819年的Travellers俱乐部的主席菲力浦·瓦兰斯(PhilipVallance),俱乐部的会员们带着“轻微的反感”看待这种鲁莽的消费行为。这就像在跟我们说,“看,我有钱,我能花3000英镑买一瓶香槟”,瓦兰斯提到这些新的俱乐部成员时说。“我们这里绝对不欢迎这种行为。如果说这个俱乐部代表某种意义的话,它代表的正是英国人的谦逊、低调和适度自我解嘲式的幽默,而这些品质正在迅速消失。”

 

英国中产阶层也把矛头指向了这股富人潮。《EveningStandard4月的一篇文章宣称:“布莱尔的真正遗产是把伦敦变成了世界级富豪的避税天堂”。扶摇直上的房价迫使很多年轻的职业人士搬出伦敦市中心,一些地方政府委员会正在实施帮助教师和护士购买住房的计划,以使他们仍能住在市区。“如果你的年薪只有3.5-4.5万英镑(7.1-9.2万美元),市中心你是住不起的”,Islington政府委员会官员特里·史黛丝(TerryStacy)说。Islington一度是蓝领阶层生活的街区,现在到处可见新潮餐馆和普拉提健身房。

 

然而,也有人对这些外来富豪大献殷勤。

 

今年初,英国房地产公司Savills针对印度富人专门组建了驻伦敦的销售队伍。该团队负责人希特尔·哈莱(SheetellHalai)特意在印度花两个星期与潜在客户接触。她参与组织了一次90人的晚会,地点在孟买一家酒店的楼顶露台上。

 

哈莱称,4月的印度之行至少促成了两笔交易,其中包括南肯辛顿斯隆广场附近某仿古建筑里一套售价410万美元的公寓。

 

为了进一步吸引海外公司和外国人,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KenLivingstone)最近在北京和上海设立了办事处,还计划秋天在孟买和新德里开设办事处。从7月开始,他在伦敦举办为期三个月的印度文化庆典。开幕晚会上,利文斯通特意邀请宝莱坞影星、印度板球队和商界精英们一同品尝印度裔厨师阿图尔·科克哈尔(AtulKochhar)制作的迷你印度薄饼和烤羊肉串、烤面包等。香槟招待会在泰晤士河边的一艘船上举行,从船上可以远眺英国议会大楼以及伦敦市长专门为这次活动制作的浮在河上的泰姬陵复制品。

 

在众多新式高档餐厅中有一家Zuma,它最受欢迎的精选套餐中有一款由10道菜品及金箔包裹的日本清酒组成,价格是196美元。如果想周末晚上在Cuckoo夜总会预定一张舞池旁边的桌子,客人的消费额要在1600-6100美元之间。为了招待富人和一些品茶行家,哈罗斯百货特别备有珍贵的铁观音,散装售价为每公斤3500美元,大约合18美元一杯。

 

来自冰岛的比约戈夫森显然生活地相当惬意。他在俄罗斯挣到第一桶金,当时他把一个酿酒厂卖给了喜力(HeinekenNV)。几年前他移居伦敦,开了一家私人资本公司,NovatorPartners LLP

 

吸引他迁居的是伦敦的减税政策。“英国的税收优惠让人难以置信,这就是很多人到这里来的实际原因”,比约戈夫森慵懒地靠在办公室内一张鲜橙色扶手椅上说。他的办公室位于海德公园一座大楼的顶层,公园美景尽收眼底。

 

比约戈夫森住在荷兰公园社区,该社区最醒目的是那些气派的白色公寓。他的度假别墅最近刚装修完。他把房子原来的内饰全部拆掉,换上时尚的现代风格装潢,大部分家俱都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周五晚上,他喜欢和生意伙伴们驾着定制的摩托在绿荫掩映的海德公园周围兜风。他收藏的摩托车中有一辆从ThunderStruckCustomBikes购买的10万美元低底盘改装摩托。最近在庆祝40岁生日时,他把120位朋友“空运”到牙买加,在一个偏远的沙滩上搭起吧台和舞池,通宵狂欢。

 

34岁的对冲基金经理斯蒂芬·格鲁什卡(SteffenGruschka)出生在波兰,去年搬到伦敦,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享受英国针对外国人的减税政策。身为ExplorerCapital执行合伙人的格鲁什卡在东欧市场投资,也十分看重伦敦便利的地理交通条件。

 

一个周四深夜,他从西班牙巴塞罗纳开完金融会议回来,一出机场就跳上计程车,直奔他最喜欢的那家夜总会。在MayfairCuckoo俱乐部,格鲁什卡和朋友开怀畅饮29美元一杯的mojito鸡尾酒,在人山人海的舞池里一直玩到凌晨两点。

 

“我有很多法国和俄罗斯朋友。在一个国际化的社会里我感觉更自在。”格鲁什卡说。

 

和他一起的郁里亚·扎卡然科(YuliyaZakharenko)在英国设计师亚历山大·麦奎因(AlexanderMcQueen)的时尚店做私人导购。扎卡然科四年前从乌克兰的工业小镇Donetsk迁居到伦敦,她说一年中最大的联谊活动是俄罗斯经济论坛,这个高端会议每年春天在伦敦举行,吸引了数百名在伦敦居住的俄罗斯人,也有从俄罗斯过来参加的人。

 

伦敦对美国人也不乏吸引力。36岁的摩根·马娄尼(MorganMaloney)去年和在银行工作的丈夫连同两个孩子一起从纽约搬到伦敦。她住在伦敦西南部高档社区切尔西的一栋房子里。那儿以豪华的大房子著称,离骑士桥的商店也很近。

 

每次跟丈夫在伦敦城散步时,马娄尼总是开玩笑说伦敦竟有如此多的AstonMartinsMaseratis等名车。“纽约无疑是个富有的城市,而伦敦则不同,这里是财富金字塔的另一个顶端,”她说。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