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音天地

纵有千般事务,万种缘由,莫如放下一日,出离尘世,与友辈暂享赏心乐事。

 
 
 

日志

 
 

Royal opera house(英国皇家歌剧院)观感  

2007-05-11 09:06:4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5月11日





 

 

 

 

 



                         

Royal opera house
(英国皇家歌剧院)观感

                                    魏珏

Royal opera house英国皇家歌剧院这幢建筑的确是非常雄伟气派,也是占了伦敦市中心的黄金位置。它坐落在伦敦弓箭大街的伦敦科芬园(Covent Garden),又称伦敦科芬园皇家歌剧院,皇家歌剧院因这里曾有历史悠久的科芬修道院及水果市场,并得到皇家敕许而创建,故有此名。歌剧院由约翰·里奇建造,他拥有查尔斯二世特许的建造一座歌剧院的授权书。歌剧院建于1732年,落成时首演的剧目为康格里夫的《世界方式》和德国作曲家、指挥家佩普施的《乞丐歌剧》。1734 年至1737年间,亨德尔曾在此上演其许多歌剧与神剧,他的神剧《弥塞亚》即在此作首次公演。



 

     由于剧院的土地是向贝德福德公爵租来的,剧场中至今仍保留着一个被称为“贝德福德包厢”的私人包厢,该包厢从不向公众售票,后台入口旁还有一个自成一体的私人入口。 后来由于大作曲家亨德尔的歌剧《阿尔西那》、《塞墨勒》及几个清唱剧在该剧院首演而声誉鹊起。这一时期剧院更多的演出还是以戏剧为主,但因当时许多著名演员都曾在这里演出而名声大振。18世纪末,这里是英国演出轻歌剧的主要场所,大量优秀剧目在这里上演。1789年,英国国王剧院被焚毁,其剧团迁至科芬园皇家歌剧院演出。 1808919,科芬园剧院也被焚毁,新剧院的重建花了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剧院重新开张后,当上演安恩的歌剧《阿达克塞克斯》时,因歌剧院废除过去的减价办法,引发了剧院历史上著名的票价骚乱,(据说是因为剧院经理邀请了一些出场费极为昂贵的演员来演出的缘故而票价上涨),引起公众吵闹了两个月之久,剧院方面尽管损失惨重,却成功地实现了剧院的民主化,使票价回落到原先的水平。



 

     1826年,德国作曲家韦伯担任科芬园皇家歌剧院的音乐监督。同年4月他的歌剧《自由射手》及《奥伯隆》歌剧,则在此作世界性的首次公演。并获取极大成功。由于19世纪中叶意大利歌剧风行并垄断欧洲歌剧舞台,1847年,科芬园皇家歌剧院改名“皇家意大利歌剧院”,从此剧院开始专门上演歌剧。185635夜,又一场大火使剧院再次化为废墟,现在的剧院是花费了两年时间,由爱德华·巴里设计建造的。巴里出身于建筑世家,父亲是议会大厦的设计者,叔父是钟楼大桥的建筑师。巴里没有像其先辈那样采用南北朝向的造法,将剧院造成了东西朝向,而且在周围空地上又建造了一座专门用于音乐会演出的弗洛尔大厅。此后,剧院虽几经修缮,但始终保持着以深红和金色为主调的色彩,维多利亚女王的画像俯瞰着拱门,由天使手擎的灯火环绕着剧院。科芬园剧院是英国歌剧文化的中心,几乎所有重要歌剧在英国的首场演出都是在这里进行的,包括《尼伯龙根的指环》、《托斯卡》、《蝴蝶夫人》等等。



     现在的剧院是1858年重新建造的,同年515日剧院以首演意大利作曲家贝利尼的歌剧《清教徒》而再度开放。1892年又首演了德国大作曲家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同年正式定名为科芬园皇家歌剧院。1900年至1914年间,歌剧院的艺术水准明显下降。虽然在1908年曾演出瓦格纳的一些作品,但1905年莱奥尼的《神谕》首次公演,1910年比彻姆督导下演出的《艾雷克塔》、《乡下罗密欧与朱丽叶》等,都不算是高水准的演出。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歌剧院遭到关闭,被用作政府的仓库。1919年,歌剧院被比彻姆父子买下,并重新开始演出。1920年夏,这对父子遇到严重经济危机,歌剧团归入英国民族歌剧团,19221924年,英国民族歌剧院占据着科芬园,但其后,剧院理事会决定重新开设国际演出季,拒绝民族歌剧院继续使用这座剧院。第二次世界大战中(1939-1945年期间),科芬园又变成了一座舞厅。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批立志恢复歌剧院的人士组织成立了一个庞大的基金会,此后,歌剧院又得以恢复1946年起,奥地利指挥家、作曲家兰克尔被任命为剧院的音乐指导。由于卡尔·兰克尔得力的领导和进步的主张,剧院设立了“艺术评论会”,从而开始得到国家的财政援助。这时剧院设有歌剧团和芭蕾舞团,它们分别在1957年和1969年被命名为皇家芭蕾舞团The Royal Ballet和皇家歌剧团The Royal Opera Company



     1945 1975年的30年中,这里上演了近4000部歌剧,并采用了全部用原文演唱的方式,这已成为该院的一大特点。这期间歌剧院主要的指挥是1924 1939年的沃尔特和比彻姆。19461951年卡尔·兰克尔任该剧院的音乐指导。19551958年库贝利克继任。19611971年由索尔蒂继任,1971年起,科林·戴维斯接任剧院的音乐指导与指挥。由于戴维斯任职期间功绩斐然,除他在1965年受封不列颠帝国三级勋位外,1980年又受封为骑士。剧院在他的带领下进入了黄金时期。19441970年间科芬园皇家歌剧院的主管是戴维·韦伯斯特爵士,后由约翰·图利爵士继任。

     科芬园皇家歌剧院有2250个座位,拥有一个管弦乐团和一个合唱团专属团员, 管弦乐团共有106名。该剧院优先起用本国人士。除指挥和主要演员外,其余的清一色是英国的演唱者。从1986年秋天的乐季开始,科芬园皇家歌剧院迈入新的体制,从该年9月起,由杰夫利·泰特接任首席指挥。1987年秋天,海丁克就任音乐监督的职位,他将和杜利与泰特以三头马车并列齐驱的方式领导着皇家歌剧院。此时科芬园是皇家歌剧院和皇家芭蕾舞团共有的领地,也是世界著名的文化活动中心之一。

英国皇家歌剧院是在伦敦为数不多的、可以让你感到被淹没的地方,能淹没你的有:周围观众转声转气的英语,花白的头发,华贵的着装,精致的首饰,还有剧院里浓重的某种氛围。皇家歌剧院的表演水平,在英国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提前买票是关键,不过就算是贵一些,能看到世界级的高水准演出也是值得的。来伦敦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在于可以欣赏一些高水平的音乐表演,从歌舞剧、交响乐到音乐剧和各种流行乐团的商演应有尽有,我也趁机听了几出各类型的经典之作,更为Royal Opera House所倾倒,在这里观看了两场的芭蕾舞剧Swan Lake和歌剧Orlando,都余音绕梁三个月不绝于耳,堪称master pieces

拿到票在上楼时,啊!这楼梯上的地毯真是不错,那么软、那么厚。也许皇家的地毯就是有这个魔力,如果不是皇亲国戚,你就会永远为了它的质感而惊异。在踩上地毯的一瞬间,立刻想到应该脱了鞋光脚走路。我明白为什么电影明星们都那么在乎红地毯了,真的很软和啊。我离演出时间早到半小时,不想那里早已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人人手中一个高脚酒杯,里面晃动着琥珀色或红色的液体,像极了电影里面大型的鸡尾酒会,穿行其间。空旷的大厅里一片喜庆,五层楼的观众席,地毯,红的;座椅,红的; 栏杆,红的;包厢的门帘,红的;幕布,还是红的。再加上巨大的半圆拱形天顶和英式传统的雕梁画栋点缀其间,刚进来的那股子轻松热闹的现代气息基本上就一扫而空换上了一派瑰丽华贵的古典色调。

待到铃声响起演出即将开始, 在外喝酒聊天的观众们才陆续入座, 六点五十九分, 红彤彤的大厅变得黑压压。几千个座位都有了主人, 连护栏里的站票都卖完了。想起在国内看音乐会时稀稀拉拉的演播大厅, 不禁有了些许失落。灯光暗下来,人声迅速抽离,一时间只剩得万籁聚静。聚光灯下,幕布轻启,一场璀璨的童话终于在观众眼前徐徐盛开。音乐,让沉睡心底的那个孩子苏醒过来,带着许久不见的天真,笃信眼前展现的一切关于王子公主的美丽故事;舞蹈,让故事如此的真实,超越一切语言能及的范围,述说着爱情,诱惑,忧伤,抗争和胜利。在音乐的包裹中,现实的一切一切都离我远去,遥远的如同童话;在舞蹈的引领下,童话的一幕一幕都撞击着我柔软的心灵,切近的如同现实。当我终于从童话中归来,却早已不知身处何地现在何时了。芭蕾的表演只有音乐加上肢体,少了一点催化。原本以为,我大概不会有太大的感动,毕竟少了演员的声音表情这道元素。但,表演班底的动作精准度,真的是令人折服,舞群每一个动作、角度、方向,就连一群舞者的跳跃,那高度与力道,都在舞台上天衣无缝的完美展现着,挑不出一点毛病。在第一场表演的后段结尾之前,在充满雾气的舞台上、在精准的音符律动间、在呼之欲出的故事情节点上,那舞群步伐舞姿散发出的情绪感染力,加上乐队铺陈出的交织声线,就这样简单的一幕,中场休息前的那一刻,我已经感动到热泪盈眶。一场精彩的芭蕾,由舞群的专业、现场乐队、剧场的舞台效果设计灯光等等,环环相扣的架构出一场精彩又无与伦比的芭蕾演出,一圆我期待观赏这部表演的梦想。我的英国朋友跟我说,圣诞节新年时分,芭蕾是必备也必看的演出,已经成了一种西方文化。表演结束的那一刻,我依旧深深感动在那样隽永的余波荡漾中。

中场休息,按照惯例是吃冰淇淋的时间。不过,和其它的剧院不一样,这里没有在门口端着箱子卖冰淇淋的服务人员。英国朋友跑到楼下去买,我则在楼上遛来遛去。座席上剩的人不多,从四楼往下看,底层的观众席里人们的装束显然更加正式。楼上第一排有几个人顺手把衣服搭在前面红色的挡板上,穿着红色工作服的人一一走过去请他们把衣服拿下来。不知道如果女王来看戏,或者前面坐在包厢里的人也顺手把衣服搭在挡板上,服务人员会不会也让他们都这么拿下来。想起包厢,我就朝剧场的两侧看去,发现一个重要的规律。越正式,就意味着女士的上衣穿得越少。要是你穿着包了脖子的毛衣,应该是最不正式。前面的女人露了脖子,就比较正式;再前面一排的母女俩把巨大的胸露出一半,确实显得更加正式;再看包厢里面,个个女人前面都只穿到胳肢窝以下,后面都露到腰,那就是正式得不行了。难怪这个剧院里面的暖气开得这么热,原来是鼓励女观众越正式越好。

冰淇淋吃完了,演出竟然还没有开始。打开节目单一看,原来中间休息有半个小时。下面半个小时的演出后,还有半个小时休息,然后才是最后半个小时的演出。我觉得不可思议。英国朋友说这没有什么,优雅来自何方,来自一个字:慢。越慢越从容,越慢越高贵。我们今天且慢慢地高贵一回。坐着等得无聊,我就更仔细地打量起剧场的设计,忽然又有了一个问题:那紧贴着舞台的两个包厢里面的人分明不能看到剧场的全景,即使稍微靠后几个好一些,也就是看个侧面,好像还不如我们这里看着舒服。那他们为什么还愿意花那么多的钱买看不见戏的票呢?没问题说:你以为他们是来看戏的?他们是来让人看的。我又明白了,肯定是平日里可怜他们的人太少,需要到这里得到我等的可怜。再到中场休息时,我就下楼去转一圈,走到一楼,看到优雅的男士们护着优雅的女士们在前厅里面踱者步子。我跟在以极慢的速度往上走的两口子后面,从另一侧的楼梯上去,二楼有宽大的休息室和酒吧,看来这才是中场休息时间长的原因所在,请你来喝酒花钱。我在观众向演员表示他们的热情好客,要求演员第5次谢幕后走出了剧场。观后觉得要投英国皇家芭蕾舞团一票,那种大胆的创新和带有民族特色的幽默给这场演出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和魅力。在现代芭蕾舞的冲击下,传统套路确实显得有些意识薄弱和苍白无力。不过,英国皇家芭蕾舞的现代化并没有伴随英国皇家剧场的现代化,让现代的我着实自卑错位了一把,或许这本身也算是传统和创新的融合?

再次去是欣赏歌剧Orlando,是巴洛克晚期,亨德尔的代表作之一。近四个小时的演出,出场的所有演员一共9个,出声的一共5个。他们将神话传说中的英雄OrlandoLoveGlory之间的迷失,挣扎,疯狂再到平静演绎的淋漓尽致。从来不觉得花腔好听的我这次彻底臣服于他们华丽多变的唱腔之中,从来不好意思大声叫好的我这次终于克制不住大声的喊出了BRAVO!演出中甚至有一次音乐还没有完全结束,观众已然忍不住掌声雷动,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一向克制的英国观众激动到如斯地步。当然别的剧院演出的The Phantom of the OperaMamamiaChicago等等感觉也是相当不错的,也需强烈称赞一下,有机会下次再说。期待Royal Opera House的坐票(我买的是34. 99镑)能便宜一点省得我每次都痛苦的挣扎在是站是坐之间,哈哈,估计这个梦想是很难实现的了,唯有多多赚钱让坐票显得不是那么贵,倒是比较现实的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